当前位置: 淄博健康网 > 资讯热门 >

嘉兴破获特大跨境网络色情直播平台案(2)

时间:2018-10-10 10:16来源:网络整理作者:采集侠
本案抓获了该犯罪集团的组织者,也打击了涉及20多个省市区人员的全链条组织架构,是在公安部、浙江省公安厅领导下,四级公安机关参与侦办的跨境传播网

  本案抓获了该犯罪集团的组织者,也打击了涉及20多个省市区人员的全链条组织架构,是在公安部、浙江省公安厅领导下,四级公安机关参与侦办的跨境传播网络淫秽物品案。本案的成功侦破对净化网络的威慑力和影响力巨大,案件示范效应强,实现了“追源头、摧平台、断链条”的目标,严厉打击了网络传播淫秽色情信息违法犯罪活动,有效净化了网络空间。

  众生相:都是为了钱

  9月17日,记者在嘉兴市看守所和桐乡市看守所见到了犯罪嫌疑人郭某涯、李某、陈某明。

  据了解,李某是大专毕业,学的是机车检测与维修,毕业后在天津一家医院工作,后来迷上了直播,每月一千多元的收入基本上都打赏打给了直播女。2016年年终,其获得的1万多元奖金,也都刷礼物刷给了直播女。慢慢地,他笼络了三十多名直播女,成了直播平台的家族长。他建了一个群,与直播女的联系都靠微信,直播女的提成也通过微信支付。只要发现有新的直播平台,他就主动联系,带队加入。据他讲,他手下的直播女,从事黄色直播的有五六个,其中有人7天就拿了2.8万元。

  郭某涯大学学的是计算机,经朋友介绍,今年4月到柬埔寨,主要负责平台技术维护。据他介绍,他拿20%的提成超过100万元。他很后悔,觉得对不起起家里的妻子和两个孩子。他说,坐牢出来,一定要走正道,再也不干违法的事了。

  23岁的陈某明中专毕业,是聚合平台的客服。采访他时,刚开始他三缄其口,对记者的提问一言不发。在记者的启发和鼓励下,他慢慢地显露出痛苦和后悔的表情。他说,自己不是领头的,啥也不知道,赚的也不多,现在却被关起来,真是不值。

  在这个聚合型网络直播平台,除了几个老板每人能拿几百万元,代理和直播女收入就千差万别,有人拿几十万元,有人拿几千元,还有人拿几百元。

  桐乡市公安局民警李琦说,就是一个“钱”字害了很多人。有四个亲姐妹是拖儿带女进直播间的,也有夫妻齐上阵的。他们不管孩子的学业,有时候甚至当着孩子的面做无羞无耻的事情。

  更换马甲顶风作案

  就嘉兴特大跨境网络传播淫秽物品牟利案,浙江省公安厅网安总队副总队长黄海涛总结了五大特点。

  一是滚雪球式发展代理,涉黄平台规模巨大。从目前侦查的情况来看,该App平台聚合117个涉黄直播源,存储有1.8万部淫秽色情视频,以此提供直播及点播淫秽色情表演功能,然后通过传销式层层发展代理、招揽会员购买卡密的方式非法牟利,日均销售金额达15万元。截至案发,平台已发展境内代理1.6万余名,会员350多万人,数万名进行淫秽色情表演的主播。

  二是涉黄涉赌相互交织社会影响极其恶劣。为吸引网民眼球,该聚合App平台部分主播公然在公园等公众场所进行淫秽色情表演,社会道德沦丧。平台主播、会员中甚至大量为未成年人,社会影响极其恶劣。同时发现,在柬埔寨收网的犯罪团伙还开办了名为“皇冠”的赌博网站,设置“百家乐”“彩票”“龙虎斗”等游戏,借助涉黄平台投放广告进行引流,吸引会员登录网站下注赌博。

  三是案件技术追踪困难,境外打击难度大。本案平台管理、运营推广、技术支持等主要犯罪嫌疑人长期藏身柬埔寨,境外抓捕面临可能存在“保护伞”等多方面不确定因素。涉案的App服务器放置于香港,域名注册信息存储在境外域名服务商处,无法通过调证获取有效线索。平台与代理勾连使用特殊的聊天工具,使用专门的工作身份。上述情况都给公安机关的打击带来很大难度。

  四是涉案人员分布各地,全案侦查难度大。本案中,除部分主要犯罪嫌疑人长期藏身境外,还有个别的平台股东和大批代理商分布在20个省市,而在嘉兴本地仅有几个底层的平台会员,如果要开展全案侦查难度较大。后经报公安部指定,该案由浙江省管辖负责。在案件缉捕阶段,专案组协调调动全局警力,采取大兵团作战模式,分赴各地开展收网行动,实现案件全覆盖打击。

  五是嫌疑人气焰嚣张,不知收手顶风作案。4月12日,专案组针对涉黄平台主要代理人员开展了第一波抓捕行动后,平台自恃核心团队在境外作案,可以肆意妄为,非但没有收手,反而改头换面,将原先的“Max”改名为“Green”,其后又改名为“URbox”“Color”,继续加大力度推广,气焰十分嚣张。福建籍一级国内代理谢某建落网后,平台又转而重新寻找新的一级代理替代其位置,顶风作案,严重挑衅公安机关。

(责任编辑:网络)
推荐内容
热点内容